广告位
注册 登录 授权

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深度 疫情之下看航天企业如何“荒野求生”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12-29

  宾利注册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时候,位于北京市海淀区金沟河附近的中国航天科工二院206所职工李青获得了一个称号——金沟河带货王。同事加诸于身的“头衔”背后,是李青通过朋友圈等线上渠道创造的傲人业绩——卖出了7000罐航天卫士牌空气净化凝胶。

  4月,航天三江所属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市场部部长曹梦进行了一次试水——与淘宝当红女主播薇娅一起,在淘宝直播间卖了一回“火箭”。标价4000万的快舟一号甲运载火箭发射服务,从“上链接”到“被秒掉”,用时不到1分钟。

  同一时期,三院导弹总装厂159厂的一批人将“轻舟”推向了市场。这是一款比导弹发射车小数百倍的移动机器人,外形酷似儿童玩具车,实则是人工智能知识的学习载体。将它推广到教育领域的159厂团队给自己设定了目标,“让人工智能学科教育成为大众科普”。

  2月2日,武汉封城10天后,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箭公司)通过微信公众号向客户及合作伙伴发布了一则声明:恢复上班时间不早于2月15日,短期内可能会影响到正常科研生产和部分发射服务履约工作。

  一直到3月14日,快舟火箭试验队才从武汉出发,赶赴酒泉执行发射任务。此时,武汉封城已经52天。事实上,这次复工也是多方艰难努力的结果,试验队走完各地极其严格的审批手续才得以开拔。而此时,湖北各地的暂停键并没有松动迹象。

  “所有计划都被打乱了。”曹梦在火箭公司负责市场开拓,公司驻地武汉,处于疫情风暴中心,他自己被困城中,快舟火箭市场开拓业务也受到了冲击。那段时间,他在朋友圈、微博等网络社交平台频繁呼唤“KPI”,半是调侃,半是无奈。

  “我的KPI有救了。”3月29日,曹梦忽然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快舟火箭和淘宝当红女主播薇娅达成了协议,要在淘宝直播间“卖火箭”。疫情并未给火爆的电商行业降温,薇娅的直播点击率更是居高不下。在曹梦看来,全民皆“宅”时期,电商直播或许能给“快舟”品牌“出圈”带来一次机会。

  同样敏锐地抓住疫情正面影响的,还有三院159厂“轻舟”教育机器人项目团队。3月9日,当大疆发布第二款教育机器人的时候,159厂轻舟教育机器人项目负责人余涛觉着“不能再等了”。

  “轻舟”想要切入教育机器人领域。疫情期间,大多数行业受重创,但仍有少部分逆流而上。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第一季度全国GDP同比下降6.8%,工业机器人产业增加值则实现12.9%的增速。疫情也让新型教育模式异军突起,新东方等数家在线%。“机器人”“教育”,两个市场皆因疫情而放大。

  某种程度上,大疆选择在这个时机发布新品,正是看中了这一机遇。随后的动作印证了这一点,在发布新款产品仅仅两周后,大疆创新在其官网上线了与其首款教育机器人产品配套的编程挑战卡。大疆教育负责人表示,该套编程挑战卡通过做任务的形式,可以让孩子们快速学习、即时收获学习乐趣。

  4月,余涛所在团队发布了教育机器人“轻舟”。与大疆的产品有所差别,“轻舟”瞄向的是具有知识储备和更强学习能力的青年群体。“疫情激发了教育市场新型需求,对赋闲在家并且想要学习前沿技术的青年来讲,机器人会是一个福音。”他说。

  与火箭公司和159厂不同,新冠肺炎疫情袭来时,二院206所的行动更早一些——他们瞄准的产品需要拿出更快的响应速度。疫情让消毒杀菌产品需求量暴增,206所民品团队想生产出一款有别于市面传统产品的消毒杀菌产品。

  项目负责人介绍,目前常用消毒手段有喷洒84消毒液、酒精擦拭表面等,这些手段杀毒效果持续时间短,频繁喷洒又存在过度消毒隐患,操作不当还可能对人体健康产生威胁。

  在此之前,该所在消杀领域已经有所积累。他们与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院曾联合研发过车载空气净化器产品。如果把车载空气净化器中具有消毒杀菌功效的二氧化氯缓释凝胶部分单独进行产品化,会不会打开一个新的产业局面?

  大年初二,该所与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院的车载空气净化器项目团队在线上集结,经过分析论证,新产品方案可行。

  说干就干,产品研发快速推进,2月10日便实现了航天卫士牌空气净化凝胶的小批量生产,随后,大批量转产也正式启动。

  4月1日当晚的淘宝直播间,尽管把“赶紧抢购”挂在嘴边的主播一反常态地喊出“谨慎下单”,标价4000万元的快舟一号甲火箭发射服务还是在几秒钟内售罄。数据显示,火箭上架5分钟内,有800多人拍下了50万元定金,直播购买链接上架几秒钟,商品就被拍下。

  “后台要爆了!”比卖出产品更让曹梦兴奋的,是直播间后台的反响——不断有人进行留言,对火箭发射、涂装服务表示出兴趣。活动半径框定在航天圈的曹梦,真实感受到朋友圈扩大后网友们的热情。

  如果说“快舟”参与淘宝直播的初衷是扩大品牌影响力,显然,当晚仅7分钟的直播,让这个目的得以实现。直播数据显示,当晚共有2000万人进入薇娅直播间,而关于火箭的讨论多达数万条。该事件很快登上了新浪微博热搜榜,各大新闻媒体的跟踪报道更让快舟火箭关注度攀升。

  曹梦解释,快舟系列运载火箭由于诞生较晚,发射次数有限,并且缺少国家重大航天工程任务的参与经验,在大众心中认知度不高,品牌影响力有限。为此,公司市场团队通过尝试各种合作形式,不断提高快舟火箭品牌曝光度,以换取影响力的提升。

  某种程度上,这次直播可视作“快舟”在适当时机完成的一次品牌营销,它无疑是成功的。成功背后,则是“快舟”在商业模式上的经年探索与经验积累。

  不可否认,近年来“快舟”走向大众的方式让相对保守的航天领域耳目一新。2018年底,火箭公司与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合作,参与电影《流浪地球》的宣发,并在电影中植入了快舟火箭镜头。“快舟我们的太空”号、“快舟传祺GS4”号等冠名形式,将朋友圈扩大到媒体和车企,航天发射活动散发出浓郁的商业气味。今年春节,“快舟”与支付宝策划的“五福”活动,让快舟品牌再次向民间下沉。

  较为丰富的商业市场运作经验以及适时抓住机会的敏锐应变能力,让“快舟”在制造业萧条的疫情期间完成了一次逆袭。经验与时机,同样成为另外两个航天项目逆势而上的引擎。

  159厂的传统优势是复杂航天产品总装。近年来,159厂进行脉动生产线探索,打破了军工产品无法采用移动总装模式的制约,改变了航天产品的传统装配模式。“脉动生产如何实现,关键要看AGV技术(自动导引运输车技术),这项技术也是教育机器人产品的核心技术。”159厂研发中心主任王亮介绍。

  “轻舟”的一大亮点是采用了先进的SLAM导航方式。以前AGV产品导航时,要先在地下埋好磁钉,或者在地面贴好颜色带或二维码,小车在行进时,通过感应、识别这些标识,来实现导航控制。而现在,更先进的SLAM导航方式将激光雷达、陀螺仪等技术融合在一起,机器人一边移动一边进行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可不受障碍地行进到房间各个角落。无需磁钉、颜色带、二维码,便可实现更精准的导航控制,对以学习知识为目的的教育机器人而言,这种方式显然更适合在家庭或学校环境中使用。

  这正是工业制造类企业进行转产时所具备的优势。“SLAM导航在工程应用上已有运行案例,但在教育机器人领域还是空白。”余涛解释。近年来,159厂将导航该技术应用到与广汽丰田等公司合作的智慧工厂项目上,取得了良好效果。现在,借助疫情催化剂,“轻舟”项目团队希望加速该优势向教育领域转化。

  206所空气净化凝胶项目与之类似。空气凝胶的创新之处是二氧化氯的使用。被世卫组织称为“最安全的消毒剂”的二氧化氯是进行空间消毒的绝佳选择,但难题在于,如何让二氧化氯以气态的形式存储在凝胶里,并缓慢释放出来。有了呼吸面罩、车载空气净化器的生产研发经验,以及与高端科研院校的合作基础,这一难题很快被航天人破解。

  布局渐渐有了收获。截至5月中旬,206所航天卫士牌空气凝胶总共售出30万罐,单笔订单最大达到了2万瓶的采购量。目前,159厂“轻舟”教育机器人已有100多单的采购,并与多所院校达成合作意向。5月12日,春节后首枚快舟火箭成功发射,顺利完成商业合作伙伴广汽传祺的履约。

  一个成功经验是对市场的尊重。206所空气净化凝胶产品选择在营销上做文章。这是该所首款B2C(企业对消费者)的产品。

  该所想出了多个营销渠道,一是按照集团公司的全员营销思路,鼓励全体员工“带货”,前后拿出20多万元用于带货奖励,不少人拿到了六七千元的带货提成;除此之外,项目团队还专门开设了一家网店用于产品直销,并在后期转为代理销售。

  该所负责人介绍,成绩还得益于所里的“一品一策”营销模式。针对每个民品项目,206所均会组织团队制定专门的营销策略,以便让营销手段更具操作性和针对性。此前,该模式在导弹高空灭火车、呼吸面罩等产品上已经积攒了不少成功经验。

  在灵活迎合市场的前提下,及时跟踪政策导向调整战略方向,是疫情期间3个项目团队摸索出来的经验。

  疫情暴发后,国家相关部门多次发文,鼓励高科技企业“科技战疫”。科技部紧急发布人工智能指南,加大对共性技术的研发支持,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务院国资委等部门机构也多次发文,鼓励中央企业和科研院所在疫情期间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疫情让余涛和同事们笃定,曾经的选择是正确的。一年前,萌生做教育机器人的念头后,余涛专门跑到了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学校做调研,一番交谈后,他发现了意想不到的市场需求。有些高中组织学生参加人工智能方面的国际大赛,这些比赛成为学生保送知名高校的敲门砖,而这些学校普遍对品质优良的机器人产品提出了需求。

  “人工智能是未来方向,学校是学术前沿,学校通常会主动迎合未来趋势,布局一些前沿领域的探索工作。”顺着这个思路,余涛发现高校对人工智能领域的需求。2018年4月教育部印发《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文件提出“加快建设人工智能科技创新基地,开展普及教育”。

  余涛调查发现,无人驾驶和人工智能专业门槛相对较高,全国4000多所高校,虽然不少学校开设了相关课程,但是只有少数重点高校才有实力组建实验室。“这些学校希望有一个实验平台,来检测学生学得好不好。”教育机器人便充当了一个验证角色。“轻舟”面向的群体是工科生,机械、电控、计算机、自动化等几个专业方向都可以用到。

  “轻舟”还希望走得更远——与高校联合搭建实验室。目前,159厂已经与国内3所高校达成了联合建设人工智能示范基地的初步意向。“相信疫情让更多人看到了人工智能的未来,国家政策的导向也证明了这一点。”余涛说,“就让子弹飞一会儿。”

  更多的经验是思维的转变。疫情期间,中国航天科工党组书记、董事长高红卫在多个场合指出,要突出创新、应变,苦干、实干加巧干,以新的思路、新的办法、新的生产方式、新的经营方式、新的商业模式开创航天事业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我们现在所从事的商业航天领域较传统航天有很大不同,商业和市场的逻辑替代了传统的计划经济逻辑,不应变肯定是不行的。”曹梦说。淘宝直播首秀的成功让他更加笃定,商业航天需要从一切新兴事物中汲取力量。

  在曹梦看来,既然从事商业航天,快舟运载火箭团队应更多地用商业思维去思考问题,本着开放的态度,去适应并迎合大环境的变化。比如,“快舟”团队选择拥抱当前的媒体转型,并以积极态度利用新媒体完成多次品牌营销。“不可圈地自萌。”他说。

  “变通”的思维正在慢慢渲染开来。206所在其网店推出了更多空气凝胶产品的销售组合,首次试水B2C,便让人耳目一新。对于159厂,疫情似乎也让他们打开了新思路,继“轻舟”教育机器人后,“星航”消毒机器人当前已完成工程样机研制,向一片新市场起航。

脚注信息
opyright(C)2013-2025 源博世界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