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注册 登录 授权

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年度听歌报告刷屏:QQ、网易云音乐互嘲虾米静默酷狗消失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12-29

  宾利注册和去年一样,来自网易云音乐的截图占据了半壁江山,但来自阵营的截图也有了明显上升。被传出关停服务的虾米也出了报告,但几乎已经在朋友圈绝迹。

  此前,曾有一张音乐App的鄙视链流传在网上:虾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以相互鄙视的姿态站在了鄙视链的顶端,一起鄙视,而酷狗和酷我被压在了鄙视链的最底层。

  尽管有人做好表情包“没有人在意你的年终音乐总结”,并笑称是场“音乐朝圣”,但丝毫没有减退大量用户分享自己“音乐标签”。

  对来自网易云村的听众来说,音乐不止是音乐。他们更加注重这首歌后面的情感是什么,甚至体会出了人生真谛,并且在云村找到了一大批“虽素昧平生,却志同道合”的人。

  特别是在虾米前途未卜的背景下,来自云村的听众又多了一种“唯我独尊”的自豪感。

  虽然用户体量远远不及,但网易云音乐在一年一度的听歌报告中,话题度却是远远高于其它竞品。今年,微博上与#网易云音乐年度总结#相关的线万次讨论,一度冲上热搜榜前5的位置。

  网易云音乐因为其每首歌底下的评论而火。慢慢,这里开始变成抑郁的重灾区。“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花店需要花,可花不需要花店”等句子迅速蹿红,成为评论金句。

  网易云音乐在出圈上可谓得心应手。比如2017年杭州地铁的“车厢歌词”;每年定期的年度歌单;利用AR技术呈现星空画面并附上乐评。

  但从网易云村破圈之后,对同样的一句话的理解,是不是还和云村里的点赞人一样,那的用户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对大部分的用户来说,很有可能大部分人的内心独白是:好好听歌就好好听歌,搞什么非主流?

  大部分用户的自我认知,应该停留在:我是个普通人,我只想听普通的歌。但次次打开网易云音乐的歌单,原来无版权的像周杰伦、五月天这些“旧人的灰色歌单”并没有亮起来。

  同样是花八九块开一个连续包月的会员,却只能听小众。这对的用户来说,是“不经济”且“不理性”的——情怀难道能把那些歌单都点亮?

  这也让许多原本在云村的“村民”,从“网抑云”中出来之后,纷纷投向了。

  从体量上,一派占据了绝对的优势。Fastdata数据显示,、酷狗、酷我三家分别排名第一、二、四位,用户总量超过4.5亿,网易云音乐亿8895万月活勉强排名第三,而虾米的月活仅为2236万。

  当然了,也羡慕过网易云村的社区氛围,但有一说一,社区氛围不是用钱就能搭起来的。不过,对大部分的听众来说,这也不重要,只要有歌听就好了。

  但这也成了有共同情感归属的云村村民“群嘲”用户“不懂感情”的点。

  今年最惋惜的莫过于虾米,江湖上有传言,最早玩“情怀”的应该是虾米,而不是网易云音乐。但现在的事实是,虾米极有可能和所有的听众说再见。

  而在鄙视链底层的酷狗和酷我,体量虽然并不小,但似乎已经消失在主流的大众视野里。国内数字音乐产业刚兴起时,就吃“买买买”胜出的逻辑,各家高价竞买音乐版权。

  当时,以酷狗、酷我等为代表的P2P在线音乐网站成立。巅峰时期,酷狗日均独立IP访问超过500万,同时在线万次左右。

  往后的十年里,酷狗音乐作为老牌数字音乐服务商,由于它布局的音乐版权早,拿到了性价比不错的版权授权,并升级成海洋音乐集团(后更名中国音乐集团)。

  具备雄厚的经济实力,不用为版权犯愁;从阿里出走创业六年的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在版权压力下投身阿里巴巴;丁磊在音乐领域展现其过人本领,用社交和小众的精准定位稳占一角。

  “在虾米上可以自己创歌单,然后写一些对歌的感受,这些年的情绪我都是写在动态里面,回看收藏列表时,会很清楚地回想起来那个时期你听到这个歌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你经历了什么事情。”是大多数虾米音乐爱好者的心声。

  但版权的匮乏,是虾米音乐没能跑过与网易云音乐的决定性因素。唏嘘的是,在虾米刚加入阿里的2013年,曾在与腾讯的版权大战中获胜。最后,腾讯对华语在线音源的版权覆盖率达到了90%,而曾经有60%版权的虾米音乐,版权覆盖只剩下20%。

  “对于行业来说,其实平台之间真正的互通与合作才能带来更繁荣的发展。当大家摒弃了对版权的狂热,转向一种常态的版权购买。在维护版权的同时,也能拿出更多的精力来搭建音乐环境,如加大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加大对音乐文化的宣传等。”

  但是,音乐类App一直都不缺“新人”,缺的是“旧人”。营销出圈也只是版权能够得到保证后的锦上添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脚注信息
opyright(C)2013-2025 源博世界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