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注册 登录 授权

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菲娱靠谱吗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1-02

  宾利注册前几天,微博认证用户(前华纳音乐/环球音乐中国区市场总监)相征发布微博称,“江湖传闻,虾米音乐将于明年1月关闭。”音乐大V@果壳放大灯也爆料,虾米音乐主编和运营总监目前在北京开会,回去要执行一些人员变动。虾米音乐很可能将要解散。

  按照规律,“不予置评”四个字几乎就等同于坐实。不得不说,这样一场突如而来的龙卷风,席卷着每个乐迷的心。陪伴了大家14年的虾米音乐,终于迎来杀青时刻。然而,尽管虾米很早就走到了音乐行业的边缘,但当这一刻真的到来,依然有不少人觉得惋惜。

  毕竟,在2013年卖身阿里前夕,虾米音乐已经走到了音乐行业平台鄙视链的顶端,凭借平台的专业性、曲库的丰富性,一度成为广大乐迷、独立音乐人最爱的音乐精神家园。如今,这个梦想让音乐人“站着把钱挣了”的平台轰然倒塌,对于整个音乐行业来讲,又意味着什么?

  2006年,正在阿里做工程师的王皓,决定重新捡起大学时期的音乐理想,于是联合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Emumo网站,也就是虾米网的前身。Emumo是Earn Music&Money的缩写,意思是“让音乐人能赚到钱”。不管过去还是现在,这都是颇为理想主义的一个定位。

  王皓本身就是乐队吉他手出身,身在这个圈子里,能够特别真切地体会音乐人的心酸:不仅收入微薄、演出场地受限,听众流失也特别快、生活很难得到保障……为此,大学毕业最开始的十年,王皓曾一边通过卖乐器来赚到一些钱,一边用这些钱帮助乐队去联系酒吧演出。

  虾米网创始团队采用了一种,在当时看来非常乌托邦的玩法——UGC生产模式,用户可以修改虾米的音乐分类,也可以上传各种各样的曲目。彼时,国内互联网音乐版权监管还比较松散,这个动作让虾米成为“最全的音乐分类”“最多元的音乐库”和“最具气质的编辑”的平台。

  越来越多高端乐迷涌入虾米,于是后者顺势开启了在线付费模式的先河,也就是说,虾米平台上的歌曲虽然是由用户上传,但是想要下载则需要付费,而这部分费用最终则被拿来支付给音乐版权方,至此形成一个正向的闭环循环,以实现最初“让音乐人赚到钱”的理想。

  然而,这在当时却并不能被大多数音乐人理解,甚至爆发了集体声讨虾米事件。2010年,李志、周云蓬联合了十几位民谣歌手发布声明,共同抵制虾米。2012年,左小祖咒也在微博上表示,自己从没拿到过钱。这让以王皓为首的创始团队,感到心寒。

  王皓曾在采访中透露,“虾米每年支付的版权费用是收入规模的十几倍。”这让他不得不开始思考,投身巨头的怀抱。2013年,虾米、天天动听牵手阿里,等待它们的是阿里内容业务迎来的第一位职业经理人,刚刚从腾讯跳槽至阿里的刘春宁。

  《晚点》评价刘春宁,有野心也爱出风头。新官上任第一件事,就与腾讯发动版权大战。在他的带领下,阿里音乐先后拿下滚石唱片、华研国际的版权合作,甚至差一点就拿下周杰伦的杰威尔音乐。阿里一度掌握了超过60%的中文歌曲独家版权,弹药充足。

  但很快,这种脚踏实地的日子就结束了。2015年端午节前后,刘春宁因在腾讯工作期间涉及商业贿赂,被警方拘捕。由音乐圈里的明星高晓松任董事长、宋柯任CEO,何炅任首席内容官,虾米网与天天动听正式组建成为阿里音乐。

  经高晓松掌权的这段时间,虾米所在的阿里音乐,将理想主义演绎到极致。这一年,高晓松着手将天天动听打造成为阿里星球,把音乐行业线下的从业者和服务要素全部引导到这款产品上,他们可以像逛淘宝一样在平台上找到所有资源,完成所有服务和交易,一个完美构想。

  但在情怀一味催眠之下,高晓松忽略的一点,彼时版权大战已经迎来拐点。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并责令各个网络音乐服务商将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在高晓松埋头阿里星球期间,中国音乐行业迎来历史上最重要的变化: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母公司中国音乐集团与合并,成立了由腾讯控股的腾讯音乐集团。同时,它与网易云音乐也开始疯狂加码版权,大肆拥抱“下沉市场”。

  而阿里星球,上线一年就惨淡收场,只留给虾米一个巨大的版权空洞。有数据显示,彼时版权方面腾讯音乐集团掌握了1500万首,而虾米音乐只有400万首。要知道,这不是简单的音乐版权数量的流失这么简单,随着版权一起流失的,还有虾米音乐自身的丰富性,以及能够承载更大市场的可能。

  高晓松、宋柯走后,阿里音乐主管团队一换再换,从杨伟东、张宇,再重新回到杨伟东手中,再到如今的朱顺炎,但一直都没什么起色。杨伟东也曾利用优酷剧综OST的优势,试着帮助已经日益边缘的虾米音乐,重新进入大众市场。

  根据《晚点》的报道,“那段时间只要优酷上了新剧,虾米就一定要同步更新和推广原声音乐。加入这些音乐的独家版权在腾讯音乐手上,杨伟东就会下强硬的指令,‘这个音乐我这边必须要有,不管你们怎么和腾讯去谈还是买,反正必须要有。’”

  最开始还会有人批评杨伟东过分偏重优酷,但冷静下来想想,要一个百万级DAU的虾米去帮助日活接近1亿的优酷,显然不合常理。更恰当的解释是,杨伟东其实是在利用优酷剧综的影响力,去提升虾米平台和虾米音乐人的影响力,比如优酷也会将所有自制剧综的音乐制作权益给虾米和虾米音乐人。

  杨伟东自身的气质也和虾米创始人王皓、高晓松不同,他营销出身,没有过分的文艺情怀需要宣泄,相比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更像是一个圆融的商人。也因此,外界一直期待,他的这份脚踏实地的气质,能给阿里音乐带去点什么。但显然,如果这么想就真的是错付了。

  虾米音乐这个曾经以理想主义著称,而登上鄙视链顶端的音乐平台,如此地命运多舛,过早地就结束了属于自己生命力旺盛的时代,根据极光大数据和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虾米音乐的市场渗透率仅为1%,MAU为500万——对比的25000万。

  去年,阿里斥资斥资7亿美元领投网易云音乐,拿下10%的股权,外界就已经有声音猜测,阿里这波放弃增资亲儿子“虾米音乐”,而是转脸与干儿子“网易云音乐”亲热的做派,也许就已经在向外界透露一个信号——虾米音乐即将沦为弃子。

  更令人心惊的一个细节是,今年淘宝88VIP会员续约音乐权益时,有“网易云音乐”与“虾米音乐”二选一的选项,“神不知鬼不觉的市场调研”,有用户表示。但从最初音乐平台鄙视链顶端的王者到如今的边缘角色,虾米音乐的陨落究竟是什么原因?

  利用UGC生产模式+在线付费模式打造共赢闭环,在现在看来是已经成为常规做法,甚至相当成功的一种做法。但在当时,人们没见过便不相信,且面对的是那样一个用户付费习惯并未养成的市场,势必会形成左右手互搏的现象。

  同样,高晓松的音乐电商平台——阿里星球,放在现在来做,效果也不一定会差。对此《谷岛财经》就指出,创业要讲究时机,很多事情做早了不行,做晚了也不行。但“超前”似乎并不是主要矛盾,更大的矛盾或许是理想如何照进现实。

  很多人将虾米音乐视为最后一个真正有音乐情怀的平台,甚至有音乐行业博主撰文发问,在中国做音乐平台,“站着把钱挣了”是否真的不可能?

  也许事情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站着”也并非不能挣钱,虾米虽然没有腾讯音乐集团强大的版权库,也庞大的受众群,但倘若将手中现有的小众、珍贵、有品位的小众音乐好好经营,提高收费门槛,也未必不能博一条出路。

  但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这是虾米想要的吗?换句话说,这点钱是虾米想挣的吗?作为阿里大文娱旗下音乐板块的支柱,虾米所要承担的责任和愿景显然更加广阔,阿里大文娱最初将其与天天动听合并,就是为了组成一个更加多元、综合的音乐平台,以真正在大众市场谋求话语权。

  因此,当天天动听变装阿里星球失败的那一刻,虾米音乐对于阿里大文娱的意义也不大了。毕竟,从虾米更具理想主义的基因来讲,它注定不属于大众市场。这并非精英的音乐文化是否应该向大众音乐文化低头的哲学问题,而是单调的曲库难以覆盖更加多元市场需求的数学问题。

  当然理想主义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曾经虾米推出的“寻光计划”,就曾扶持了一大批小众音乐人。而虾米对阿里同样有意义,它至少证明阿里一直都是有理想的,并且愿意为理想试错。

脚注信息
opyright(C)2013-2025 源博世界版权所有